目前分類:書摘 [血液透析患者さんのためのシャント管理とフットケアの新しい治療法― FIRAPYの効果]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就此案例來看FIRAPY的定位 ]

本例是因PAD導致嚴重的下肢缺血,合併傷口感染的案例,由此案例可觀察到FIRAPY自發病初期開始持續使用2年的過程。在日本透析醫學會的“血液透析患者心血管併發症的評估和治療指南”中,透析患者的PAD患病率高於一般人口,根據臨床症狀來看,頻率為15%~23%。如果以ABI <0.9作為篩選準則時,歐洲和美國為33.0%~38.3%,日本則是16.6%~16.7%。

 

在周邊阻塞性動脈疾病的治療指南中,PAD的發病率為15%至24%。換言之,日本約有兩成透析患者罹患PAD,特別是吸煙和糖尿病是嚴重的發病危險因子。本案例中的患者沒有吸煙史,但由於糖尿病腎病,已接受血液透析20年。
 

在治療下肢阻塞性動脈硬化(ASO)患者以前,必須特別留意這類患者多半有合併腦部及心血管疾病。在日本REACH登記處註冊的ASO患者中,30%合併有心血管疾病(CAD),21%有腦血管疾病(CVD),有7%的病人同時有ASO,CAD和CVD。也就是說,44%的ASO患者被認為患有其他血管疾病,會大大影響到治療後的情況。

 

在此病例中,患者主訴為複數心臟瓣膜疾病導致的慢性心衰竭,其原因除了糖尿病引起的動脈硬化之外,透析合併症引發的繼發性副甲狀腺功能亢進所導致的血管異位性鈣化,也被認為不僅會影響心臟瓣膜,同時也會嚴重影響到下肢動脈阻塞。

 

關於ASO的治療,在周邊閉塞性動脈疾病的治療指南中,將患者分成大致三類:

無症狀患者、間歇性跛行症狀患者、下肢嚴重缺血患者

 

無症狀的ASO是指ABI <0.9,同時在影像檢查時發現下肢動脈阻塞,但未出現間歇性跛行或嚴重缺血症狀的患者。其中可劃分為下肢的肌肉能量效率良好,行走時的缺血症狀不易被發現的類型,以及走路會出現症狀,卻因為不愛走路因此對自身症狀渾然不覺的類型。雖然在臨床上必須將這兩種類型分開探討,但實際上卻有困難。至於治療的重點,應落在預防動脈硬化疾病的措施(如改善生活習慣)及病情控制,還有預後機能的改善及預防心血管出狀況。雖然有報告指出對ABI<0.9的患者來說,藥物治療就CP值來看有積極施行的必要性,但對於ABI介於0.9到1.0的患者的有效性還有待商權。另外需要注意的是,糖尿病透析患者中,也存在嚴重缺血但症狀不明顯的患者(潛在下肢嚴重缺血:亞臨床CLI(在慢性亞臨床肢體缺血定義為TASC II)。由於這類病患出現突發性潰瘍及壞死的案例也不在少數,所以也應該一併納入考量。這點也是FIRAPY今後應用於足部照護領域需要思考的重要課題。

 

對於間歇跛行的患者,無症狀患者的治療以及運動監督運動療法作為初始治療,對無心臟衰竭的患者給Cilostazol等藥物是A級的推薦治療。若評估這些治療仍不足,則可以考慮進行血管重建。在之前介紹的台灣公開發表的報告中,我們看到透過FIRAPY治療,患者間歇性跛行的的主訴症況減少約30%。
 

在嚴重下肢缺血(CLI)患者的治療中,十分強調以團隊的為基礎進行足部護理的重要性。為了搶救與保留肢體,建議在技術上可行的情況下進行血管重建,但也強調需要在血管重建後,傷口遲遲無法癒合的情況下進行輔助治療。然而,在藥物治療上,沒有一種藥物單獨使用可展現對抗CLI功效,一般血管擴張劑通常會延長缺血部位的動靜脈分流,但不會增加缺血部分的血流量,而因此加劇缺血的現象,所以很少有患者適何使用。其他的輔助療法,包括先前介紹的和溫療法(不包括在保險適應症範圍內)應適時被引入。考慮各種輔助治療的結合是重要的,我們期待使用方便的FIRAPY未來進一步臨床試驗的結果。
 

雖然血管重建手術後的傷口癒合會有所延遲,但在末梢阻塞型動脈疾病的臨床準則中指出,有報告顯示膝下動脈在PTA後3個月內的再阻塞機率為70%。目前,這被認為是延遲傷口癒合的原因之一,因為從踝部重建周邊血管在技術上是困難的。在極端情況下,這些患者能在再狹窄前3個月內發展側枝循環到足部的周邊血管是非常重要的,如何將所謂的“最後一哩”連接到傷口,從癒合的角度來看我認為事關重大。這裡描述的“最後一英里”是指可以進行血管重建的踝關節血管和易於治療皮膚潰瘍的趾端。將等待更多FIRAPY臨床資訊,包含足部護理方面適用證據的積累。
 

在我們的病例中,血管重建術後6個月和12個月分別確診再狹窄,並進行再一次的重建術。在手術後,FIRAPY繼續控制傷口感染。 關於傷口癒合,在出院時皮膚移植約為80%,但在第二次再次手術時(血運重建術後6個月,實際出院後1個月),在血管重建手術時加入了斷端整形手術。之後它保持了良好的發展方向。 一年後,在確認傷口明顯惡化之前,強行進行(第三次)血管成形術。在此期間的門診,FIRAPY治療從未發生不良事件。即使血管再狹窄發生,如果可以在傷口發生之前進行重建手術,患者似乎仍可保持良好的日常生活功能。

 


[原文]

firapy_case_share_chapter8_03.jpg

firapy_case_share_chapter8_05.jpg

firapy_case_share_chapter8_06.jpg

firapy_case_share_chapter8_07.jpg

遠紅外線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次在FB和大家介紹關於遠紅外線的新書,因為看到了一個很有趣的案例忍不住手癢翻出來和大家分享,同時附上原文,如果有翻的不理想的部分請各路高手指正。

=====================================================================
摘譯自:
血液透析患者さんのためのシャント管理とフットケアの新しい治療法― FIRAPYの効果
《第8章 フットケアにおけるフィラピー(FIRAPY)の有用性》P144~150

原著:福井 光峰 (醫療法人社團 松和會 望星田無診所院長)
翻譯:遠紅外線達人
=====================================================================

案例 78歲的女性


患者為糖尿病腎病,已接受血液透析22年。


過去病史:20年前因十二指腸潰瘍輸血。8年前繼發性甲狀旁腺功能亢進和甲狀旁腺切除術。6年前發生過結腸息肉及憩室血便。

 

目前病史:2013年12月因暈厥發作和低氧血症住院治療。雖然她在住院期間被診斷出嚴重的主動脈瓣狹窄,但她只透過保守治療緩解症狀就出院了。經檢查,確診為主動脈瓣狹窄和梗阻失敗,主動脈瓣狹窄和閉鎖不全以及二尖瓣狹窄間閉鎖不全。 2014年3月,進行主動脈瓣和二尖瓣置換(均為機械瓣膜)的瓣膜成形術,但術後合併了病竇症候群(Sick sinus syndrome),故進行了心律調節器植入手術。


出院後,左腳姆指因指甲捲曲造成的傷口開始反覆發生,發展為潰瘍。因此10月安排了下肢的血管造影檢查發現下股淺動脈和膕動脈分別有75%和65%的狹窄,脛前動脈在兩個地方堵塞,而踝關節(足關節)以下有血液流通,但腓動脈和脛後動脈下方的則是完全沒有血流。為腓動脈進行了球囊擴張手術,但左小腿潰瘍並未改善,所以在12住進了某大學醫院。住院時的皮膚灌流壓(SPP)為左腳背20 mmHg,左腳底33 mm Hg。進行了下肢的血管重建手術後100%狹窄的腓動脈改善至25%狹窄,90%狹窄的腓動脈改善至25%狹窄,90%狹窄的脛後動脈改善至25%狹窄,75%狹窄的膕動脈改善至25%狹窄,75%狹窄的股淺動脈則是改善至25%。血流再灌注之後,左腳無名指因感染而截肢,之後壞死的部位擴大,左腳的中指及小指也在2015年1月截肢,經過反覆清創和植皮後,約有80%的皮膚移植成功,剩餘的潰瘍則在門診做後續的足部護理,包括在透析期間予患部40分鐘的FIRAPY照射,並於2015年3月出院。住院期間開始照射FIRAPY之前,足部SPP的數值分別為右足背77mmHg,右足底61mmHg,左足背30mmHg,左足底64mmHg。


2015年5月回診時,左下肢顯著腫脹,且SPP很差,左足背SPP約20mmHg和左足底約20mmHg,因此在6月再次住院並再次進行血管重建。此次手術,90%狹窄的左前腓動脈改善至25%,90%狹窄的左膝窩動脈改善至25%,75%狹窄的左側股淺動脈也改善至25%,左足背的SPP提升至49 mm Hg,左足底則是提升至68 mm Hg。之後,進行左腳大拇指和食指的斷肢端整形手術。在此過程中,每次透析期間持續使用FIRAPY。

 

隨後的門診病程:2016年1月的SPP量測,狀況順利的提升至左足背40 mmHg,左足底40 mmHg,。然而,4月份在門診就診時左下肢腫脹,雙腳的SPP下降,右足背降至23 mmHg,右足底降至18 mmHg,左足背則是只有17 mmHg,左足底20 mmHg。由於這次右腳的SPP也顯著降低,因此2016年5月右前腓動脈和右膝窩動脈進行了的血管重建,血流恢復良好,6月進行左腳的血管重建,針對從左股淺動脈到左膝動脈的高度狹窄進行球囊擴張手術。

 

6月底的門診SPP檢查結果顯示,右足背52 mmHg,右足底61 mmHg,左足背63 mmHg,左足底65 mmHg,與住院前相比有顯著改善。

 

某次回診檢查,由於在常規心電圖上發現有V1 - 6的ST逆轉現象,因此在2016年11月進行了冠狀動脈造影,但沒有觀察到病變的進展,和進行冠狀動脈手術的必要,因此安排出院。

 

之後,病人持續接受足部護理的照顧,且未發現新的傷口,2017年5月,自上次手術1年後,雙腳的SPP皆保持得很好,分別為,右足背54 mmHg,右足底56mmHg,左足背60mmHg,左足底47mmHg。目前已是最後一次手術後一年半,未再發現再狹窄的狀況。 圖1和圖2顯示了左下肢傷口隨時間的變化,但是在第二次住院後沒有發現新的潰瘍。
 

skin_perfusion_pressure_and_PTA.jpg.jpg

 

SPP_treatment.jpg.jpg


[原文]
 

firapy_case_share_chapter8_01.jpg
 

firapy_case_share_chapter8_02.jpg

 

遠紅外線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